日韩贸易摩擦指望第三方斡旋 拜登将如何避免站队


admin| 更新时间:2021-01-13 10:32|点击数:未知

   [ 韩国去年的贸易顺差达到了456.2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幅为17.3%。这也是韩国连续第12年出现贸易顺差。 ]

   僵持了一年半的日韩贸易摩擦,有没有可能在今年破局?

   2021年伊始,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公布了2020年全年韩国的对外贸易成绩单。其中,2020年韩国累计出口5128.5亿美元,同比减少5.4%,不过,这已经是韩国连续第4年出口额超过5000亿美元。进口方面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年,韩国累计进口4672.3亿美元,同比下滑7.2%。

   自此,韩国去年的贸易顺差达到了456.2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幅为17.3%。这也是韩国连续第12年出现贸易顺差。

   产业通商资源部在声明中表示,去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导致韩国去年出口额下降的主要原因,但随着去年下半年各国陆续解封,需求逐渐复苏,韩国的出口额放缓幅度好于预期。

   疫情叠加贸易摩擦

   就细分国家来看,2020年韩国对日贸易逆差208.4亿美元,较上年增加16.8亿美元。其中,韩国对日本出口额为250.8亿美元,较2019年减少11.8%;自日本的进口额为459.2亿美元,较上年减少3.5%。

   从具体项目来看,汽车零部件、石油化工产品等是韩国对日减少出口的主要项目。其中,韩国对日本汽车零部件出口减少34.9%,石油制品出口减少了32.5%,石油化学制品出口减少了25.1%。此外,钢铁等项目的出口也大幅减少。

   对此,韩媒认为,对日贸易逆差增加,一方面是因韩国对日主力产品出口受疫情的影响而萎靡不振;另一方面,始于2019年年中的日韩贸易摩擦仍在发酵,且疫情下的双方并没有缓解对立的态势。

   2019年7月初,日本政府因二战期间劳工赔偿问题未果,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加强管控。这三种半导体原料(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氟化氢),主要用于智能手机面板以及电视液晶屏,同时光刻胶也是半导体产品的核心材质。韩方数据显示,半导体产业出口平均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5%,而日本在这三种材料上占全球比例分别为90%、87%和60%。因此,日本此举被视为“掐住”了韩国经济的咽喉。

   随后,这场日韩间的出口管制争端迅速蔓延至经济、贸易、文化等多个领域,日韩间的紧张态势骤然升级。

   其中,韩国民间还由此掀起了抵制日货的运动,诸如快消品牌优衣库、车企尼桑等日本企业在韩国连连受挫,致使企业在韩国市场的业绩骤然下滑,关门、闭店成为了日企在韩躲避贸易摩擦的直接选择。

   除了民间的对立,双方还将对方移除各自的贸易“白名单”,并把一纸诉状递交至世贸组织(WTO),以期通过WTO的争端解决机制讨个公道。韩国政府曾在2019年11月暂停就日本出口管制措施诉诸WTO。两国随后就出口管制议题恢复对话。然而,韩方在2020年6月初宣布重新寻求WTO作出裁定,原因是日方缺乏以对话化解贸易争端的意愿。

   日媒认为,鉴于WTO如今面临仲裁法官人员更替问题、总干事竞选等各种变数,双方在WTO的较劲恐怕在短时间内难以得到一个明确的结果。

   目前,日韩两国依旧受到疫情的困扰。本周,日本局部地区将再次进入“紧急状态”,韩国疫情重灾区的首都圈则仍维持在仅次于疫情最高级3级的2.5级。

   指望拜登?

   日媒认为,2021年日韩双边关系仍将处于低谷,指望双方通过各自妥协缓和当前局势并不现实,因此需要第三方的斡旋。而谁最适合担任这调停的角色?日媒认为,莫过于即将就任美国总统的拜登。

   日韩皆为美国的盟友。在此前双方贸易摩擦不断激化时,韩国政府一度指望美国总统特朗普介入,缓解盟友间的矛盾。特朗普本人也在多个场合表示,收到了韩方的信息,但令韩方失望的是,特朗普并没有积极介入,而仅派遣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分别到访了日韩两国,听取了双方的诉求。史迪威在行前就明确表示,美国愿敦促日韩两国通过对话解决当前贸易争端,但并没有介入的打算。

   日媒认为,拜登或利用时任总统奥巴马政府中的经验,在日韩贸易摩擦中扮演一个幕后调停者的角色。一位日本资深外交官表示:“相信拜登领导的美国新政府会强化与盟友间的关系。但问题是,他对于日韩关系的改善究竟有多少期许?”

   在此前竞选时,拜登曾指责特朗普政府在过去的四年中将日韩等盟友的关系搞得一团糟,因此,修复与盟友的关系是新政府的当务之急。为此,拜登已提名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担任他政府中的国务卿。布林肯曾在奥巴马政府中出任过副国务卿一职,当时积极游走在美日韩之间,深化了三方关系。

   静冈县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小针进(Susumu Kohari)则直言,菅义伟政府不会与韩国方面达成和解协议或者双边关系在他的任期中出现缓和,因为在此前担任官房长官期间,菅义伟对于韩国领导人并不信任。“即便美国方面希望日韩关系缓和,但对于日韩双方而言,战时赔偿问题是个绕不过的坎,美方最好的做法就是避免站队。”他说。

   此外,拜登本人也在2016年接受美媒采访时坦言,日韩关系调停并不容易。小针进认为,短期内,日韩之间的僵局依旧无解,尤其是今年,菅义伟面临10月大选是否连任的问题,而韩国各党派方面也在为此后的大选布局、寻找合适的候选人,可见各方都不会示弱和让步。

  来源:第一财经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博彩第一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