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七位副总“逼宫”董事长,神州系新旧势力陷入互掐


admin| 更新时间:2021-01-11 08:58|点击数:未知

【撰文/孙涛】近日,社交媒体流传一封公开信,主要内容是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和所有分公司总经理以及核心业务高管联名“声讨”并请求罢免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并要求尽快改组公司管理层。郭谨一迅速还击,发布公开信回应称,举报信是前董事长陆正耀、CEO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此次事件中的攻守双方均为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的“神州系”旧部。

财务造假事件刚刚平息的瑞幸咖啡,再次陷入权力争斗(图片来源于网络)

瑞幸咖啡去年因为财务造假而爆雷,此后管理层被“大换血”,遭遇退市和系列处罚后,通过缴纳罚款和美国证监会“和解”,瑞幸正在走出负面舆情,逐渐步入经营正轨。但本次“逼宫”事件使刚刚平静的瑞幸再起波澜,也让神州系新旧势力陷入互掐。

高管“逼宫”董事长

2021年1月3日,一封署名为瑞幸咖啡的40余名中高层人员发给董事会以及大股东大钲资本的集体联名信,迅速在社交平台上流传开来。联名信的主要内容是中高层人员“声讨”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CEO郭谨一无德无能,导致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为维护广大员工、消费者和投资人的利益,郑重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其职务,并重新改组管理层,同时立即成立包括员工代表参与的特别委员会或者独立调查组,调查郭谨一的贪腐行径。”

联名信中指出郭谨一存在三大问题:一是控制采购体系人员,与供应商关系过近;二是任人唯亲,致使员工士气低落,内部人才大量流失;三是不具备领导瑞幸咖啡能力,战略规划能力不够。

高管“逼宫”董事长的联名信

在联名信发出3天后的1月6日,郭谨一也发布了一封全员信对此做出五点回应:一、联名信是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二、已要求董事会成立调查组,还原事实真相,并提请董事会对联名信背后的动机进行调查;三、公司治理和改革继续推进,新管理层坚决和旧势力彻底切割,并保持团结、透明、合规;四、瑞幸咖啡的产品品质、服务品质有口皆碑,不允许旧势力玷污;五、公司将继续强化产品品质,并向外界公布供应商名单,让广大消费者放心。

瑞幸咖啡表示,联名信情况属实,但未透露更为详细的内情。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早在去年12月底,就有瑞幸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前创始人陆正耀开始率旧部创业共享空间相关项目,并用“美好前景”召唤旧部加盟,同时开始“策反”瑞幸咖啡技术团队回归。

瑞幸咖啡现任管理层觉察后高度重视,紧急在厦门、北京两地召开专项会议,推出稳定团队系列措施。

有业内人士告诉大白财经观察,本次公开信事件如果仅仅是“神州系”在挖瑞幸咖啡的墙角,信上的40位签名者完全可以选择集体辞职,投奔陆正耀的“神州系”。此次事件不排除“神州系”对瑞幸咖啡管理层的“策反”,从而达到让陆正耀、钱治亚等被清理出局的“神州系”旧部二次回归的目的。

然而,对于郭谨一指名道姓的反击,神州系及陆正耀尚未作出回复。

有瑞幸咖啡内部管理层人士受访时强调:举报信对现任董事长、CEO郭谨一的指控内容完全子虚乌有、刻意抹黑,是在有意破坏瑞幸目前良性正常的运营发展环境。联名信中二十多位签名者均为陆正耀“神州系”旧部,且已有签名员工表示,签名为代签名,或者“被动签名”,并非本意,其背后不排除原董事长陆正耀以这种方式向董事会和投资人“逼宫”,以达到改组“不听招呼”的管理层,使公司再度陷入混乱,进而安插新的管理层,达到二次控制瑞幸咖啡的目的。

郭谨一的反击信

郭谨一在给职工的公开信中称,自己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织工作,全力配合调查,“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他还表示:“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

公开资料显示,走出危机的瑞幸咖啡已逐步进入正轨。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临时清盘人向开曼法院提交的报告显示: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个季度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11.45亿元,分别增长18.1%、49.9%和35.8%。公司目前现金流转正,自营的六成门店已经实现盈利。在瑞幸咖啡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不久前达成和解的利好消息发布后,公司股价也持续走高。

“神州系”宫斗

2019年5月17日,陆正耀带领瑞幸咖啡登陆纳斯达克,融资6.95亿美元,成为世界范围内从公司成立到IPO最快的公司。

2020年4月2日,瑞幸发布公告称,公司COO刘剑等几名员工从2019年第二季度起开始伪造交易,涉及金额高达22亿元人民币。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爆雷后迅速发酵,引发了投资人以及中美两国证监会的共同关注。

2020年4月5日上午,针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一事,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在微信朋友圈表示道歉。

5月1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分别终止CEO钱治亚与COO刘剑的首席执行官、首席运营官职务,同时任命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公司已对其他六名参与或知悉虚假交易的员工进行停职或辞退。

随后在7月14日,瑞幸咖啡对外发布公告,任命郭谨一为新任CEO和董事长,自此接替原董事长陆正耀。

瑞幸咖啡当时表示:对于管理层的调整,新一届管理层将在董事会领导下,尽快重组公司组织架构、重塑公司价值文化,强化内控确保合法合规,尽一切努力保持经营稳定。

郭谨一资料图

公开资料显示,郭谨一为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专业毕业的博士,2009年至2011年,曾在中国交通科学院担任研究助理;2011年至2016年,任职于交通部运输司。在离开交通部后,郭谨一加入了神州系,并且在2016年至2017年任神州租车董事长助理,彼时神州租车的董事长为陆正耀。

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郭谨一本身很喜欢喝咖啡,对咖啡文化也颇为了解,在因工作原因认识了想做咖啡创业的钱治亚后,“两人一拍即合”。随后,郭谨一和钱治亚、以及瑞幸咖啡CMO杨飞共同构成了瑞幸咖啡的核心创始团队。

2020年9月18日,国内监管部门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及北京车行天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北京神州优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等45家涉案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处罚金额共计6100万元。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此前决定:由于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向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分别处以罚款200万元人民币。

接受系列处罚的瑞幸咖啡在经过管理层“大换血”、退市和通过缴纳1.8亿美元罚款后,和美国证监会“和解”,目前正逐渐步入经营正规。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按照公司法的规定,罢免董事长的权力在董事会,公司中高层的本次举动,最多算是一种公开举报行为,目前还不能影响到郭谨一的正常履职。虽然现在尚无直接证据证明这封公开信是受到了陆正耀、钱治亚等神州系旧部的指使,但从利害关系上来看,郭谨一把账算在陆正耀等人的头上,似乎也不冤枉他们,毕竟瑞幸咖啡现在还有那么多门店正常运营,会产生一定的现金流。再则,瑞幸咖啡是陆正耀一手创立起来,无论从个人感情,还是利益驱使,让陆正耀真正做到放手,应该于心不甘。

沈萌认为,郭谨一虽然同为神州系旧部的一员,但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爆发之前,他们可以为了公司利益同舟共济,但是,郭谨一作为瑞幸现在的掌舵者,应该清楚,为了公司的声誉和利益,应该做到去神州系和去陆正耀化,力争做到和过去进行割裂,让瑞幸品牌不再受到陆正耀负面声誉的影响。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博彩第一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