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路、转移?还是有序安置?学霸君倒闭疑云后续


admin| 更新时间:2021-01-04 23:48|点击数:未知

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陷破产风波一事仍在持续发酵。

12月30号,位于瀚海国际大厦16-18层的学霸君北京总部内,工作区域已基本搬空,仅16层前台留有部分工作人员在接待前来申请退款的家长。

图来自财经网

领号、填表、盖章,一系列流程走下来,家长们被告知的退款日期至少要等到明年的2月1号,同时“退款日期仅供参考,具体退款周期可能会受银行、分期机构等相关因素影响”也出现在“温馨提示”内。

图来自财经网

现场一位家长对财经网表示,实际上她在今年6月就给孩子申请了退课退款,流程走了近半年才收到同意确认退款的消息,但1.7万的学费至今并未返还。

另一位家长刚刚为孩子缴纳了8.9万元的学费,目前仍有612节课未上。

事发突然?

事件爆发后的29号,学霸君CEO张凯磊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时表示,“公司资金缺口小几千万,因为相关报道,原本计划进来的融资都在犹豫。我们在不停地做说服工作。”

而据AI财经社报道中的一张业务群签约额图表显示,12月25号当天,学霸君业务群小队当日签约额为160万,已完成签约额3671万。

图来自AI财经社报道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双十二期间,学霸君打出的slogan是“一次囤课,一年不愁”,宣传活动力度非常大。直到传出陷入破产传闻前一天,学霸君仍在持续打折促销活动。而平台老师、课程销售、学员都不知道公司(学霸君)已经陷入资金危机,没有人阻止新的课程款进账,更有不少家长刚刚买课就遭遇了停课,其中不乏使用分期付款的家长。

12月27号,首先透露学霸君陷破产消息的“学霸君1对1教务主管”在朋友圈发文对学霸君的这种做法表示质疑,称,“公司双十一双十二宣传活动笼络上亿资金,现在一走了之。”

对此,学霸君CEO张凯磊对某媒体采访回应称,“我又不跑路,转移什么?”

在回应媒体采访中,张凯磊还说到:“员工安置有进展,已经处理了百分之四五十,预计再有一周时间,就可处理百分之八九十的员工了。”

张凯磊提到的安置,主要指学霸君合肥学管和办公室会有教育机构接手,继续支付工资和社保,其他地区也按照同样的办法寻求解决方案。

但财经网从多方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尚未有机构宣布与学霸君的合作。有机构直接对媒体表示,并不是接手,而是学霸君员工求职,属于正常招聘。

关于是否有引导消费贷的问题,一位现已离职的学霸君招生业务组长对财经网回复称,“一对一(业务)肯定有啊,要不然不会那么多家长贷款。”

老师、学生、家长的问题仍未解决,围绕钱的纠纷和争议还在持续。

目前来看,学霸君拖欠老师薪资、1对1课程业务停滞、学员无课可上已是事实。事件发酵3天以来,仍未有学霸君官方出面对此表态。

新公司被质疑是转移资产?

薪资、社保、离职赔偿等矛盾之外,讨论的另一个焦点集中在“优学课堂”,这个学霸君旗下名不见经传的小班课产品,如今被学霸君员工质疑是高管“金蝉脱壳”、转移资产的新项目。

官网显示,优学课堂经营主体是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客服在电话中否认优学课堂和学霸君存在任何关联。

但天眼查数据显示,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时间是2020年7月1号,张凯磊是大股东之一,持股比例并未公开。

此外,在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9位主要人员中,董事长徐英亮、董事陆佳男均为学霸君联合创始人,陈锐峰此前为学霸君首席科学家,李忠、朱恩昊均为学霸君股东。

图来自天眼查官网

就在12月23号,学霸君内部通知公司出现经营问题的前三天,优学课堂经营主体发生了一条法人变更,张凯磊退出法人代表,由徐英亮接任。

图来自天眼查官网

“优学课堂和学霸君并不是分割开的,我们10月开家长会招生、招聘老师的时候还介绍的(我们)是学霸君,海报宣传物料写的也是学霸君优学课堂。”优学课堂在职员林晨工对财经网指出,口径变化就发生在这几天。

图来自受访者

林晨向财经网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优学课堂管理人员下达的指令是,“如果碰到有家长询问只说学霸君和优学小班没有关系即可。老板、资本、核心团队都不是同一批人。不主动凑、也不主动去说,问到了如此回复即可。”

图来自受访者

多位学霸君员工指出,事实上今年3月份起优学课堂就在做了,部分学霸君1对1业务的工作人员也在参与优学课堂的搭建和运营,学霸君北京办公室的员工部分搬去新办公室继续做优学课堂小班课项目。

今年四月份从学霸君转岗到优学课堂的招生负责人张鹏对财经网表示,“优学课堂没有打过广告,暑期买了300万数据打电话卖低价课,150元3科,后续转正价课是5000元。暑期进来10万左右的低价课生源最后转化成正价课的学生不到10%。”

不到10%的正价课转化率,优学课堂的营收状况也不乐观。财经网了解到的是,优学课堂上个月的教师奖金也没有发放。

两个项目人员、技术、数据的交织似乎都难以明确区分,背后操手为何急于将优学课堂与学霸君做切割?

据钛媒体报道,“一位要求匿名的内部员工告诉钛媒体,今年4月左右,学霸君已经拿到了与张家港政府相关的投资款项,并且达成了一项关于拟用地80亩,建设‘学霸君总部产业园’的合作计划,这项计划初步估计约15亿元的总投资,但是学霸君很可能把这笔钱陆续转移,挪作他用。”

天眼查显示,优学课堂运营主体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就在苏州市张家港。

曾经的黑马为何在风口中掉队?

尽管如今深陷风波,但学霸君曾经是K12在线教育1对1赛道的头部玩家。

依靠拍照搜题积累大量用户,通过付费课程完成变现转化,在AI教育硬件开发(手写识别笔)和B端业务等方面也有拓展,与作业帮、猿辅导的成长路径均有相似,2018年之前几乎保持着每年完成一笔融资的进账。

进展停滞在2017年1月的C轮1亿美元融资,此后至今的三年期间,学霸君再未有融资消息披露。而2018年,正是在线教育头部玩家暑期营销大战开始的节点,没有屯粮就无力参战,差距逐渐拉开。

到了2019年,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的比拼中已没有学霸君的身影,今年疫情无疑加速了行业的马太效应。

优质的投资标的已经出现,机构更倾向于想方设法把钱装进作业帮、猿辅导的口袋,而不需要继续试错。

这就造成了一个困境,用不完的钱全部涌向大机构,小机构直接退出,中腰部平台最为尴尬,想要保持增速做市场但很难拿到融资,不跟进营销投放就会逐渐沦为尾部机构,进退两难。

学霸君不是第一个掉队的,大概率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眼下要解决的问题是,上万名家长、员工、老师都在等待一个答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晨、张鹏为化名。)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博彩第一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